商购>>消费维权

办了健身卡却没去过几次?健身房按次付费告别年卡

2017-07-03 09:48:23 来源:江苏商报

办了一堆健身卡却没能去健身几次的尴尬局面已经改变。按次付费的健身消费模式在市场上悄然出现,消费者只要花一顿晚餐的价格就

能进行一次锻炼,还能像网购一样给教练打好评

“你一年办了几张健身年卡?又去了几次?”对于那些只有三分钟健身热度的人来说,这个问题的回答或许有些尴尬。但对健身行业来说早已见怪不怪,因为正是那些办了卡但没能坚持完成消费的会员们“供养”着面积巨大的传统健身房。

不过,这种局面可能要改变了,新兴的互联网化健身项目提供了一种新方式:按次付费。你不用再支付一笔数目不小的年费,而是像进便利店买一瓶酸奶那样,进入这些新项目上课、锻炼,一节课的价格和一顿晚餐相差不大。

这种比传统健身项目更细腻的客户体验和新兴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功吸引到了一批用户。尽管,这一新型健身市场还刚刚起步,代表性品牌还不多,不过后续的玩家已经跃跃欲试。

化解健身年卡之“痛”

在某服装品牌担任公关工作的Sherry买过两张健身年卡,充值超过15000元,但是由于未能坚持,两张年卡都没消费过几次,“最后只能自己骗自己,就当没买过。”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对于想健身又没毅力坚持的都市人来说,新出现的零售健身模式或是一个好的选择。

“朋友通过微信把‘超级猩猩’推荐给我,瑜伽课程的价格也不贵,扣除我的新人券后和午饭价格差不多。”白领小彭回忆,去年起,她的不少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健身照,她想办健身房年卡又怕自己坚持不了,“零售健身很不错啊,上一节课花一次钱,也不怕自己坚持不下去浪费。”

超级猩猩是深圳市超级猩猩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是一个能够为用户提供健身舱、预约教练的综合性平台。其主打按次付费的精品团体课程及按人按小时付费的自助健身服务。具体而言,基于用户位置,超级猩猩将健身舱推送给附近的用户。用户可利用平台在线进行预约教练或购买健身课程、付款(每小时相应的器材使用费)。此外,超级猩猩的教练还可通过与用户沟通获取健康信息,并给予用户适当的健康建议。

全智能健身舱是超级猩猩的线下主体,是用户线上预约教练、购买课程线下体验的场所。从外观上来看,它是一个集装箱式的小型简易健身场馆,面积在50~300平方米之间。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舱内健身设备齐全,且全天24小时对外开放。

事实上,不办年卡、按次付费、拒绝推销、不开放加盟,用零售的方式来做健身房,是“超级猩猩”这一类健身公司区别于传统健身公司的最直观特点。“我们是在用零售的商业模式在做健身服务。”超级猩猩创始人、CEO马跃介绍,自从2015年启动以来,该健身服务项目迅速成长,也在不断变化。不过,“零售”的思维一直没变,“它让健身变得容易,就像去了一趟便利店,你不用纠结要不要支出一大笔钱买年卡。”

在马跃看来,传统的健身房并没有给消费者太多选择,更多地在鼓励健身者办理年卡。而年卡相当于囤积无数次健身消费产品,一旦办理年卡,就像喜欢的东西买了一堆,消费者反而不能好好珍惜。“但是当你每一次上课,都要完成一次单独的消费,选课、预订、付款,最后还要评价,其本身就带有很强的仪式感,会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像网购一样给教练打好评

除了消费模式有了变化,健身理念也在悄然变化。大多数人对健身有一种惯性思维,认为健身注定很苦。就像大多数互联网化的项目,新型的健身服务中,客户体验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在创立健身项目lovefitt之前,Max曾经是一家深圳知名连锁健身房的团操教练,团操是一对多的课程,相对于私教的一对一而存在。Max介绍,在传统健身房,团操教练地位很尴尬,“课上喜欢你的学生很多,但是在公司很难得到尊重,因为不像私教有盈利点。”

为此,Max和另外两位团操教练开始了lovefitt的团课项目,他希望团操的互动和娱乐性,可以让学员像看电影、聚餐那样运动,而不是咬着牙“坚持”。该健身项目相当火爆,每晚10点多结束的健身课,常常还满员,“以前他们可能在这个时间泡吧,现在在跳操,其实是一样的,这是娱乐消费。”

除了向娱乐化发展,新型的健身业还特别在乎和学员的互动。每节课结束后,超级猩猩学员的手机微信会收到一条“团课满意度调查”。学员可以从环境评价、课程编排、教练专业性甚至课堂气氛、教练的幽默感、热情度等方面进行评价。

在超级猩猩CEO马跃看来,评价机制是课程专业性的保证,也有利于形成按次付费价值感。显然,这对教练的“个性化”要求更高。因此马跃要求,教练要有产品经理的思维,“自己的课就是产品,它要有特质才能继续下去。”

进入超级猩猩后,瑜伽老师BB 直言“有一个适应过程”。BB的课常常满员,需要通过微信“排队”等候,此前她在瑜伽工作室教学,学员是固定的,她不太担心学员选不选自己。现在不同了,学员们不但课前有“选择”,课后还会有评价。“最后你会发现众口难调,最佳做法就是做自己,在专业的前提下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特色。”

按次收费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于一家健身房来说,年卡和私教是最主要的盈利点,而超级猩猩这一类的行业“异类”,采取零售的商业模式,要冒很大的风险。学员缴纳的学费是它们的主要收入,这意味着它们需要吸引用户持续进行消费。

以超级猩猩东海店为例,这里平均每天有13节课,大约会有450名学员,平均每节课收费约70~80元,每天的学费收入超过3万元。“商业如果不赚钱,那么一定是做错了,这一点我一直坚信。”马跃指出。

lovefitt目前也累积了3万多用户的关注量,消费用户则超过1万。Max算过,罗湖分店每天的学员可以达到200人,每节课大概35~60元不等。根据5月的数据,人流量为5300人,“这个数据对于2000~3000平方米的传统健身房来说都已经不错了,而我们的健身房大概200平方米,应该说我们目前的盈利状况还是不错的。”

CRUS健身空间总经理郭利泽认为,按次收费的模式给用户提供了便利,没有了原先的约束,尤其是心理预存款障碍,但是对于管理者来说挑战却很大,能否保证一直有足够的学员,以及学员的消费次数是否足够,消费粘性是不是足够高,都直接影响企业的存活。不过,郭利泽也承认,资本运作进入到行业后,这种压力会有所改善。

据介绍,今年2月22日,超级猩猩完成5000万元B轮融资,由VentechChina领投,A轮投资方复星昆仲、动域资本跟投。2014年年中成立以来,超级猩猩先后获得来自PreAngle、动域资本、复星昆仲的三轮融资。除学员每节课的学费外,超级猩猩还会在近期推出周边产品,而这也将成盈利中重要的一环。

而Max也透露,lovefitt团队也在和不同的投资人以及机构沟通,融资是时间问题,“我们更喜欢由专业的投资机构投资,毕竟资金只是一部分,专业机构的资源和视野对我们长远发展都有好处。目前深圳3家店的局面还要持续一阵子。”

新玩家争相“入局”零售健身

健身在国内已经逐步成了一种类“刚需”,除了为了自身健康,它还有社交属性,同时健身自身属性决定了它的频次不会太低,这给新型健身项目的盈利模式提供了很好的前提。

超级猩猩CEO马跃分析,喜欢健身的人年龄大都在25~40岁、准中产家庭,这些人处于事业上升期,工作的压力也很大,需要自我鼓励、气氛热烈的运动作为一种消费方式。

Max也发现,从2015年开始伴随互联网经济发展起来,行业内出现了变革的先兆,一系列针对运动的健身平台出现,例如keep、小熊快跑、热练等等,“不过这种平台让用户对着手机、iPad或者电视练习,这种虚拟的接触和健身并不兼容,健身需要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所以后来倒闭了很多。这反而让我感觉到市场的刚需。”

昂若资本创始人王磊在2015年就关注到超级猩猩的发展,“当时互联网经济蓬勃,新的东西层出不穷,投资非常活跃。”从投资的角度看,王磊认为超级猩猩突破年卡服务的惯性,改为按次收费,切中了消费者的需求。加之其调性符合都市的潮流,非常合适在国内大城市发展。

尽管,分时分次收费的新型健身市场还刚刚起步,代表型品牌还不多,不过后续的玩家已经跃跃欲试。陈怡是优胜美地瑜伽深圳公司总经理,目前主要做会员制瑜伽馆,年费不菲,环境优雅,“我们做的是高端客户,不过北京的总公司已经在筹划类似超级猩猩这样的分次收费的瑜伽项目,我想未来也会引进。”

在陈怡看来,如果传统健身房没有明显改变,客流会被逐步分化,一部分进入会员制的高端健身机构,另一部分则是分次收费的新型健身房。而分次收费项目更需要从业者的“专业性”,直接决定了每次课程的价值感,让消费者觉得“值”的课程和项目才能继续做下去。

责任编辑:张淑梅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